铮铮

我知道为什么魔尊比凤凰更帅了,因为魔尊瘦+黑色显瘦……真是残酷。

“而真正理想的状态应该是有德,我给德的定义是,在理的框架内给予情。即不会像润玉一样为了自己的利益罔顾他人,失去初心,也不会像旭凤一样因为情的泛滥失去分寸。比较好的例子是水神爸爸。虽爱花神,却尊重她的意思,即使情感上想要复仇,但是在理的引导下选择隐忍,一旦底线被触碰(锦觅被伤害),选择正大光明的反击。而魔尊时期的旭凤,我认为是有“德”的雏形的。面对他人的失理、失道(爱人手刃自己,兄弟背叛),选择清醒地反思自己,没有急于复仇,也没有因为情迷失对错的判断,一味牺牲自己(对比邝露)。在他人认错、弱势的时候(锦觅认错,润玉被穷奇反噬)的时候,选择及时原谅,不纠结于过去。所以旭凤四个时期,我最爱的是魔尊。”

========

最近在刷的几个b站cut:

左手指月魔尊solo

另外左手指月还有一个白小白的跳舞cut

星辰大海是你 旭凤 cut “我曾默默无语也曾满心欢喜 我曾毫无指望的爱过你”

燕尾蝶

明月天涯 旭凤单人cut

相思 be cut

此生不换 旭凤x杨紫的陆雪琪 意外带感哈哈哈哈

旭凤台词向cut

旭凤锦觅甜向cut 倾城一笑

========

入坑一周。我来说一下凤凰的人设。首先真是生气编剧给凤凰安排的nc台词,生气编剧让他智商不上线,生气编剧不给他安排事业线。

啊懒得写了,抄一个。

“简单说说我血从脑子下来的看法,男主这里确实很天真,但就目前来说,虽然剧已过半,但他其实还没有经历过像男二这样的处境和压迫以及失去,所以无法共情我是理解的,对男主来说,现在最难受的就是可能失去的爱情,我个人认为,爱情并不比哪种感情更差,失去的痛苦也是真实的,不能因为是爱情就觉得矫情,而男主现在还是很稚嫩的,在感知痛苦这一点上,因为他还有他哥哥,他哥哥向来是温柔好说话也很疼爱他让着他的,所以他仍在下意识向哥哥求救,因为男主已经面临出生至今最为难的时刻了,男主仍在温室,我期待他走出温室,真正接触现实的那一天,男主绝不是个坏人,但并不是好人就不会伤人的,但好人总比坏人更能有期待的价值”

我觉得共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但不完美也是一种美。凤凰的身上有一种克制之美,我觉得无论如何他都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,他也有放不下的骄傲。

算了,我还是别给自己挽尊了,我就是一个看脸的……

========

虽然香蜜原著写得很垃圾,但魔尊第一次出场还是很容易脑补的:

血晶石帘轻轻摇摆,影影绰绰之间,一个面容卓绝眼神清冷的人半卧半坐,一身玄衣无点饰,却叫人刺目不能逼视。辇驾上,卞城六殿恭敬地跪伏在他身旁似乎在报备什么事情。周遭之人一个两个皆敬畏垂下头,满面皆是理所当然,罗刹开道、魑魅魍魉拉车、卞城六殿俯首汇报,这一切皆是理所当然。

我看着他,剧烈的心跳突兀地戛然而止,仿若生恐连细小的跳动都会叫他听见,叫他发现。我用目光沿着那狭长的凤眼描摹,忽然又生出一种怪异离谱的企盼,盼望他能转头看见我,一眼便好。

突然忆起众人说他的面貌冠绝六界无出其右,过去从不觉得,今日却突然惊觉他竟真是长得匪夷所思地登峰造极。

=========

“峣峣者易缺,皎皎者易污”

===坑了===

叶铮铮从袖子里取出了块帕子,揩了了揩额头上的汗。

倒不是因为刚刚上台跟人比剑,却是因为此刻的日头实在太毒辣,她一歇下来倒觉得背心面颊都在不住往外冒汗。

如今是三年一度的新秀剑术考较,各门各派都会派遣最出挑的年轻弟子登台比擂。叶铮铮当然在列,她是华山派叶掌门的天之骄女,代表华山派出战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——况且她的功夫也不差。

叶铮铮一面瞧着台上的热闹,另一面又听着台下的热闹。周围有人切切搓搓地言语,原是不少随行的尊长正在同小辈耐心指点着方才过招时的得失。这在行话里叫做“复盘”,这里的许多年轻剑客都是头一次出远门,头一回与别派的同侪较量比武,若有前辈能在此时指点一二,对日后的进益有事半功倍之效。

阳光有些刺眼,叶铮铮模模糊糊见有个人朝她走来了,好像是父亲。他手里似乎拿着个囊袋,叶铮铮不由舔了舔唇,她是真的渴了。

父亲应该很开心吧?毕竟女儿是争气的。叶铮铮这样想着,便站起来迎接父亲,可是她一声“爹”还没叫出口,父亲已经走过了她的身边——原来他是去找弟弟的。

父亲当然是去找弟弟的,叶铮铮想,她顺势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,装作自己只是整理乱掉的衣裙。

可纵使人声鼎沸,叶铮铮还能清楚地听见父亲在絮絮地同弟弟复盘,他这一招的手腕还可以再低一些,海砂门的掌法用本派的铁指决就能应对……

父亲还在说。叶铮铮想,他明明不是个唠叨的人呀,至少面对他的大女儿,父亲的话是很少的。

说的最多便是,“好“,”还可以“,”差不多吧“,诸如此类的话。

叶铮铮知道,父亲、甚至继母都不曾苛待于她,她的吃穿用度皆有保障,平时的功夫也有师父教习。父亲公正严明的名声在外,叶掌门一碗水端平,贵女千金同华山派所有的门人一样,都是掌门人数百个弟子里的一人而已。

叶铮铮把头往后侧了侧,想继续听父亲同弟弟的谈话。这一次,叶掌门终于成功地看见了女儿。

“铮铮哪。”父亲在叫她。

似乎叶掌门并不为了刚才的视而不见感到尴尬——他可能真的没有看见。

“你快上场了吧?”叶铮铮听见了父亲的问话。

“爹,女儿已经比过了。”

“是么?可有赢下?”叶掌门还是关心结果的。

“赢下了。”

“那便好。我还有事要跟你弟弟交代,你先歇息罢。”比起以往,父亲多说了一句解释的话,那也是很好很好的了。叶铮铮想。

她要的不多,无非是多一点的关注,或许还有一点不自量力和弟弟的比较。

真的是不自量力。弟弟的相貌随他的母亲,在人群中就是耀眼的那个。况且弟弟允文允武、天资非凡,他三岁识得千字文,七岁便习成华山三十六剑,九岁开始随父亲修炼紫霞神功。

——三十六剑其实我也早会的,叶铮铮心道,只是父亲没有空来考较她的工夫。至于修习紫霞神功,她没有这么好的运气。

“……你是我们华山派的担当,是你母亲和我的希望……全系于你一身。你可明白?”

“儿子知道。”

父亲的声音慈爱,弟弟的回应恳切。叶铮铮知道自己不该听下去了。